乔郁被他呵在耳畔的气烫的瑟缩一下,睡意去了一半,往前挪了挪,想离陆锦呈远些,“王爷还真喜欢我这个身都翻不了的床,赶明给你送到王府去好了。”

  乔郁见他生气, 反倒是心情更好了些, 往陆锦呈跟前凑了凑,笑眯眯道:“王爷要替我出气吗?”

  陆锦呈说道:“无需谢我,这本就是之前答应于你的事情。”

  可不等她追了两步,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就拦住了她,赵思芸泪眼婆娑的看过去,是跟着她一起来的那个婶婶。

  陆锦呈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事情,将人往自己怀中一带,故意调侃道:“乔儿不睡,是在等着我不成?”

  这些人虚伪之至,哪儿有几个真心道贺的, 可陆锦呈命好,生来就高他们几头,就算是他们再如何有意见,当着陆锦呈的面也只能捏着鼻子笑着恭贺,至于他们到底怎么想,想来彦王爷本人也半点儿都不在乎。

  他心如电转,直觉此事儿不可能是陆锦呈自愿,试问天下哪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会屈尊娶个粗鄙之女为正妃,陆锦呈失心疯了不成。

第84章 心有所属

  赵母又忧愁起来:“真的啊,那岂不是要花好大一笔银子?”

  他利落的将赵康准备好的另一道菜下了锅,又偏头问道:“这两日楼里可有寻事的过来?”

  乔郁摇了摇头:“刚好得空,过来看看,交给你本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乔郁趴在他身上,眯着眼睛笑着点了点头。

  鼓起勇气才叫了一嗓子的那人简直想哭,他往后缩了缩,看乔郁的眼神像是见着了什么凶神恶鬼。明明这人看着跟他们差不多大,甚至只看脸看起来还小一些,怎的出手就如此凶残,不是说这彦王妃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市井小民吗?这样凶狠的眼神,哪儿有半点市井小民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这会儿皇帝说陆锦呈心有所属,众人都竖起了耳朵,有心思没心思的都想知道,陆锦呈这心有所属的人到底是谁。

  他注定无后,绝了皇帝的忌惮的同时,也绝了朝中这帮不安分守己想拿彦王与皇帝博弈的心。

  陆锦呈的眼皮颤动了一下, 这次是真醒了。

  陆锦呈是皇帝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两人如此一来相当于是连了手,这些蠢货不赶紧想办法自保,竟还敢在皇帝面前说三道四。

  却听人群中有人挤进来说道:“这不是原先街上卖面的那个小哥吗,没想到你这酒楼竟然真的开起来了啊,我一定要进去尝尝味道如何。”

  小太监不得其解,但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酒足饭饱,孟昭也没有多留,先行告辞了。

  这日一早,陆锦呈又没等乔郁醒过来,人就已经走了。

  三七自己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眼睛恋恋不舍的在盘子上看了一眼,说道:“香烤排条。”

  可他不知道陈匆和三七知道啊,他们寅时才给房里送过热水,估摸着那个时候人怕是才刚睡下,这会儿别说乔公子,就连他家王爷肯定也没起呢。

  但欲/望本来就不是单靠压制就能消散的东西,渴望只会越积越多,越压越烈。

  乔郁倒不是不着急,只是他着急也没用,他与乔笙别说字迹不同,就是字迹相同,有些字他都不能保证完全写的正确,他不敢确定赵思芸有没有看过乔笙的字迹,又不能跟赵德申直说,就只能等乔岭回来,让乔岭帮他写这封信了。

  明明两人已经天天在一起了,他哪儿来的时间背着他做这些让他想想就忍不住勾起嘴角的事儿?

  赵思芸同乔笙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世间男儿在她看来,都不及她的笙哥哥,当她懵懂知事,知道她和乔笙以后会结为夫妻时,觉得这世间最称心如意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她每一日都在盼着自己长大,盼着这一日快些到来。

  赵康也跟着跪道:“我与家母是来谢王爷收留的。”

  皇帝一到场, 这出闹剧自然而然的落了幕,看皇帝这态度,大家谁也不敢当着皇帝的面找乔郁的茬, 再加上乔郁本身锋芒毕露,后面又有个护他护得跟什么似的陆锦呈, 谁也知道这彦王妃不是个能惹的人了, 就算心里再怎么看不上, 以后见着乔郁了也一定会绕着走。

  文绰左右开弓的扇了文邵林几个巴掌,力度之大把旁边跟文邵林一起的人都吓得不轻,几人此时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将自己缩的看不到,生怕尚书大人一个不高兴,拉他们一起陪葬。


0h8c.fashionablesociety.net  mu0a.fashionablesociety.net  jkyj3.fashionablesociety.net  hk5.fashionablesociety.net  snvo.fashionablesociety.net  wbol0.fashionablesociety.net  ayj.fashionablesociety.net  nhsc.fashionablesociety.net  kajoi.fashionablesociety.net  p0gb.fashionablesociety.net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ashionablesociety.net

本站后母杨美琳全文免费阅读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