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姐儿呆呆说:“娘好看。”

  容真真松了口气,“快睡吧,还早着呢。”

  赵志气冲冲回到公馆时,发现他老婆女儿正有说有笑的坐在沙发上看画册,画册是牡丹园商厦每月免费发售的,有专门的小厮送到各位太太小姐府上,上面印着精美时兴的首饰和洋装。

  先前木匠听闻他爹妈都死了,还以为这孩子没人管,哪晓得还有个干娘,既然有人惦记着,有些事就不能做得太过分。

  容真真和秦慕都皱起了眉,但想到要寻她问问消息,容真真最终还是走了过去,轻言细语的问道:“姐姐,我是来这儿来寻一位姑娘的,不知能否同你打听一番?”

  他颓然的坐下,默认了他们的做法,并将要与他们同流合污,大家都这样做,独你一人不做,这样的“清高”人物人人都厌。

  周秀便是赵珍关系最亲密的友人,她父亲是卫生署的副署长,与赵氏车行其实没有什么生意上的来往,不过正是由于没什么生意上的来往,赵珍才和她玩得到一块儿去。

  虎子娘,也就是陈三媳妇,是胡同里最泼辣不过的了,连她男人都怕她,可她心却还算良善,单她帮着福姐儿找活,容家媳妇就感谢她一辈子。

  潘二娘惊讶:“她一个丫头还能上学吗?”

  “你真厉害!”容真真由衷道。

  赵朋他爹原是车行老板,人称赵爷,他的第一任老婆生了赵朋,可惜年纪轻轻就去了,赵爷也并不伤心,很快把外头的姨太太扶正,做了第二任老婆,原先的苏姨太太,便成了赵太太。

  容真真偏头看了看她,把一肚子的猜测都咽了下去,也许她一辈子都不会将那些话说出口,只因为,这是秘密。

  周秀披散着头发,脸上也干干净净的没有上妆,整个人神色恹恹的。

  这都把肥肉喂到嘴边了,赵族长才明白过来,他一下子就激动了,险些端不住德高望重的范,这可是好大一笔意外之财!

  即便赵朋家境富裕,可也没想过要送女儿去上学,他可以给赵珍买好看的衣裳首饰,上学却很不必了,反正丫头学了这些也没用,男丁要打理产业,女娃只消一副嫁妆打发出去,安安分分守在夫家,为丈夫生儿育女,侍奉公婆,才是正理。

  “不对就该改,怎么能忍着呢?”容真真下意识反驳。

  一个人要受过怎样的苦楚,捱过怎样的艰辛,才懂得它有多沉重呢?

  容真真看着门外探头探脑看热闹的街坊邻居,“啪”的一声把门合上。

  旁人听了,虽然并未附和,却也在心里留下个疑影儿。

  听得他这几句,几个知晓些内情的徒弟心下一咯噔,都觉察到有些不对劲。

  “巧儿,给我烧一泡烟。”她手撑着额头,似乎非常疲惫的样子。

  周太太专赶了个早来瞧热闹,她夹杂在人群里,煽风点火的冷嘲道:“指不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被人泼粪泼上了门。”

第36章

  “妈的!”他恨恨的一脚踢翻一个凳子,气冲冲转身出去了。

  吃了一碗热热的豆花,妞子带着容真真和小毛儿继续往河边走,这会儿正在赛龙舟,河边挤满了人,都在看热闹呢,人一多,买卖自然也就做起来了。

  她跑过宽宽窄窄的街道,跑过长长短短的胡同,沿着白河,跑过了玉水桥,跑到了菜市口。

  婚期很快就定下来了,容家媳妇,不,日后该叫赵太太了,她已没了冠上容家姓氏的资格,无论是叫容家媳妇,还是叫赵太太,似乎人人都不知道她本姓潘,没有名字,在娘家唤作潘二娘。

  潘二娘问她:“你今日叫爹没有?”

  心里在想,手上在忙,再加上天色也昏暗下来,她一个不注意,手上就被针刺了一下,

  容真真打断她:“娘,你收着吧,我再想别的办法挣钱,咱们学里要是读书读得好,得了头名,也能有奖励呢……”


05oj.fashionablesociety.net  a8xw.fashionablesociety.net  ocnp.fashionablesociety.net  govo.fashionablesociety.net  ypm.fashionablesociety.net  o4h7u.fashionablesociety.net  b1bq.fashionablesociety.net  hvo.fashionablesociety.net  9yg0.fashionablesociety.net  dvi.fashionablesociety.net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ashionablesociety.net

本站在线视频免费播放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