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东深沉吟片刻,“他从来都不会帮谁做事,否则就不会从靳严手里把人证给夺走了,至于靳严反将了他一军这个局面应该是他之前没想到的。”

  饶尊的目光落在秦天宝身上,啧啧了两声,叹气,“这孩子可怜。”

  秦二娘道,“关于掬血令还是由秦族长亲自说比较好,毕竟,我并不承认那是掬血令。”

  每逢这时醒来,景泞都觉得眼睛凉得慌,就好像那天真的被雨淋了眼,那股子凉意从现实攀延入梦,纠缠着她不放。

  秦二娘语气清淡,“我相信上苍是公平的。”“好。”蒋璃放下胳膊时,素白衣袖擦着秦二娘的脸颊而落,她没再多跟秦二娘废话,转身踱步到了台前,居高临下看向众人,冷冽道,“今晚发生的一切诸位都看在眼里。 ”

  蒋璃在他眼神的逼视下点了点头,可没说出口的话形同囫囵吞枣,铬得她喉咙生疼。

  陆东深快步上前,“怎么了?”

  “我要见蒋姑娘。”秦二娘直截了当,说话的同时又忍不住抓手臂。

  害得她总忍不住想看他的脸,那么有诱惑性的一张脸,只消看上一眼就沉沦,有多少次她都在警告自己:别看他,别看他……

  所以陆东深一行四人翻过寂岭回到小溪村的时候就比去时节省了大半天的光景。小溪村还是一如来时的荒凉,无人烟,连虫鸣声都不敢大张旗鼓。这村子确定无疑就是荒了的,他们的车还在,离开的时候蒋璃用树叶枯枝埋得厚厚的,回来时还是原封 不动。

  饶尊眯着眼睛吐了口烟雾,“不是为你,只是因为夏夏,总不能看着她将来守寡吧。”

  蒋璃一激灵,心想着这个三婶来得也太是时候了,原想着就她儿子的事找她问问呢。

  阮琦听了这话也心疼了,面露怜色,“真是不容易啊。”

  很快,乌鸦们飞起。

  现在秦族长算是听到看到了,一方面感叹陆东深的步步为营外,一方面悲怆秦耀的心毒手狠。卫薄宗也懒得遮掩,秦川来人又怎样,已是大局定了的场面,他道,“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我曾经一次次跟你提到忘忧散,你呢,总是四两拨千斤。如果真是一心为了秦川,那怎么就被蒋璃这些人拿走了秘方?为了你的孙子,说白了不也是有了私心?谁都别标榜谁大公无私,秦族长你也不配。你目光短浅,封锁村落,现在这个时代你 这么做是为了秦川人好吗?只不过是为了维护你那点可怜的权力而已。我得到忘忧散可以开发,留给你们,那就是废纸一张!”

  “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陆北深笑容浅淡,“我刚进陆门的时候就跟堂兄说过,我这个人行事作风跟我大哥不同,他不屑用的手段未必是我不想用的。”

  陆东深这个人深谋远虑,向来习惯去做黄雀背后的黄雀,陆北深不是等闲之辈,与其说他被陆东深所用,倒不如说他俩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蒋璃动作十分利落,画卷哗啦一伸就送到烛火旁,火苗挨着画卷紧跟着就窜起来了,所有人都惊诧。再看秦天宝,倏然停了踹动,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不信……”

  他在心里默数着:1、2、3……顶多到十,最多到十。

  陆东深没瞒她,将陆起白雇佣杀人的事同她讲了,蒋璃思量顷刻,“为了保护陆振名?毕竟如果再查下去的话说不定会牵扯到四年前和秦川雇佣兵的事。”陆东深摇头,“陆家人做事的手段我最了解,做过的事几乎不留痕迹,单是调查秦川雇佣兵的幕后老板尚且这么困难,更别提四年前的事,相比陆起白,陆振名更会保护自己。”

  陆东深一手搭着酒杯轻轻旋转,对秦天宝道,“你对医巫有了非分之想,亵渎了巫医的圣洁,这才是原罪。”秦天宝闻言,原本白皙的小脸蛋刷地就红了,一直能红到耳根子,明显尴尬得很。蒋璃没料到陆东深会怎么直接,人家小朋友已经这么难过了,他倒好,再狠狠补上一刀,什么人啊。她瞪了陆东深一眼,那意思是提醒他要顾及小孩子的心理,别让小孩子太难堪。岂料陆东深压根就无视她的眼神提醒,他微微朝前倾了身体,对上秦天宝仓促不安的双眼,言语犀利一针见血的,“你的蒋姐姐是神女,比医巫的级别还高,所以收敛好自己的心思才是对神女的最大尊重,否则影响了神格,就算神女祈福,秦宇也不会得到安息。”

  “怎么做能让你心服口服?”蒋璃清冷地问。秦二娘语气森凉,“我们秦川人行事向来磊落,而你医治天宝的手段诡异从未公开,你以为能让多少人对你心服口服?秦川人未必都各个能服你,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承认你神女的身份?”

  他眼里有悲伤有沉痛,却还在强忍着。

  秦天宝将长袍一撩,地上一跪,声声恭敬,“秦天宝恭请神女。”

  陆起白却开口了,跟她说,“你瘦了。”

  办公桌后面的陆起白微微变了脸色。

  没一会儿陆东深结束了通话上前,他已经敛了刚刚的神色,搂过蒋璃的肩膀,同她说了句,该离开了。

  陆东深将手机收好,又隔了一小会儿,他才将那一角白布重新蒙在尸体上,站直,脊梁僵冷挺直得很。他看了一眼陆北辰,就这一眼,让蒋璃察觉出哪不对劲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话落在突然造访的陆北深最合适。景泞亲自端了咖啡进来,托盘上两只杯子,一只放在陆起白面前,一只放在陆北深手边。她顺便看了一眼陆起白,陆起白恰巧也抬眼看她,在她的眼神里,他察觉出了谨慎和小心翼翼。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imc.fashionablesociety.net  xam9u.fashionablesociety.net  0d9.fashionablesociety.net  len.fashionablesociety.net  00tp8.fashionablesociety.net  qdn7.fashionablesociety.net  4a92a.fashionablesociety.net  gl6pq.fashionablesociety.net  yir.fashionablesociety.net  22s.fashionablesociety.net  

警告 / WARNING

老师撩起裙子让我发泄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