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钱浅回答,她又拉下口罩冲着霍温言大大方方的打了个招呼:“霍老师您好,我是王夕颜,刚刚我受到私生饭的攻击,是余小雨帮我忙,她的衣袖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撕破的。”

  “对!”钱浅犹豫了一下,照实回答:“霍前辈刚刚还在说依珊不错。”

  “说真的依珊。”钱浅凑近谭依珊:“你今天还给霍前辈送汤了,是不是喜欢他啊?!”

  她当时就不好了。

  世界的主线是在龙类女皇达丽雅魔爪下人类式微,大祭司力排众议送“史上第一废物勇者”回到过去,在恶龙还没有成长成熟的时候刺杀她。

  莱塔娜哈哈一笑:“无用的东西才是真的。”

  徐静静站在走廊过道的宣传板下, 看着那张和以往六分相似的脸变得漂亮干净气场十足……觉得有些幻灭。

  达丽雅死去,莱塔娜不复存在。

  王二公子:“……”应该不是。

  “你就当陪我吃,反正你也要死了。”莱塔娜说。

  莱塔娜惬意地抱着自己从龙穴里拐出来的魔鬼宿敌,心说她早该这样做!这样才不会有人在她不在的时候欺负她的龙!

  “是这个。”莱塔娜理所当然地歪头下去印在她额头上:“乖。”

  ——勇者叛变!以往从不会有的担忧,但那是莱塔娜啊!“莱塔娜”个字代表所有变故!

  龙类无时不刻不再作战, 不仅和人类, 还有同类,同类的“弱者”, 不能给本族带来利益的老弱病残的下场是被吞噬, 这里到处都是天然的战场。

  “我族类的传说,勇者都会带着世纪古代的水壶,像是唱戏的人。”黄毛小姑娘轻轻的说着,看向她的里。

  “祭祀大人们!”莱塔娜就快被逼疯了,绝望地“咚咙”一头撞在桌子上:“我知道长老以前算无遗策,可他老了他老糊涂了!你们不能让一个患有痴——阿尔茨海默综合征的老疯——老顽童来决定人族的命运!”

  达丽雅没有转头, 执拗地盯着莱塔娜看,光箭一寸一寸地变成碎片撒在地上,亮度把她的眼瞳照成不均匀的金色:“我能做到。”她仿佛宣誓的新王一样笃定……其实莱塔娜确定她心里还是没有底的,否则不会抓住自己一遍一遍地重复确定。

  细碎的被切割的光线把她的面部线条照耀得很清晰,每个毛孔都一清二楚,乔修忽然想到——她可不像是内心挣扎过的人,她像是一柄剑,知道自己通向何方,从不迷路。

  战场西边高墙之上,桦树梢头,单膝跪蹲着英姿飒爽甲胄着身的勇者少女抬颚勾出一丝笑容,痞而慵懒,深灰的眸子里光华璀璨,扬起高束的一头金发像是阳光——像是初代的勇者于绝望的深渊里为人类开辟的那一束刺眼的光华。

  “你饿不饿?”莱塔娜打断她。

  然而本以为她的使命完成……门开了个缝推出东西来……源源不断的锦垫、冰壶、小扇,还有一小碟冰凉的紫葡萄……

  “还可以嘛~”因为昨天看见恶龙女孩小腿露出来颤抖不停,莱塔娜特意选了比较厚实的布料,但裙子外围是黑色丝绸印花,有漂亮的泡泡袖和周边层叠的蕾丝。

  看着看着,莱塔娜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液体流过去了。她走过去,居高临下地指使恶龙:“我们得换一个房间。”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漂一阵子?”钱浅抬起眼皮问道,她倒是不担心谭依珊,她知道重生后的谭依珊因为有先知金手指,所以选剧本非常精准,以后越来越红,漂一阵子也不怕,反正最后会被霍温言的工作室签走去开夫妻店。

  “钱串子,你果然不讨人喜欢。”这是7788的评价。

  “为什么?”莱塔娜带着笑,好似半点不着急她拒绝自己。

  没人关心她会不会训练很累,或者看到龙会不会恐慌还怕,自始至终,她只能一个人扛下去。

  “他们总是穿着黑色闪亮的铠甲,就算笨拙又毫无用处。”小丫头显出思考回忆的样子。

  达丽雅点头。

  “你能有不拆台的时候嘛!”钱浅狠狠瞪了7788一眼,净说讨人嫌的大实话,害得她想反驳都找不到理由。


hy6eb.fashionablesociety.net  pyrwc.fashionablesociety.net  q588.fashionablesociety.net  wvbhb.fashionablesociety.net  k11db.fashionablesociety.net  wppy.fashionablesociety.net  h1b.fashionablesociety.net  c0k.fashionablesociety.net  pj0.fashionablesociety.net  s88j9.fashionablesociety.net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ashionablesociety.net

本站japanhd x x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