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她主动离开轮回禁地,否则,见到她更是绝无可能之事。所以,莫要强求。”

根本亘古安静的轮回净土,此时却是轰雷阵阵。

刚才的“顿悟”,在他的意识里只有短短数息,但他明白,时间或许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但这期间,神曦始终未发一言,甚至注意力亦不在他的身上。她同样安静的看着在她眼前重归完整的“生命神迹”,相比于云澈踏入全新领域,她心中的悸动,还要远胜过他数倍。

随着他第二次说出这三个字,他的瞳光以很快的速度变得暗淡……本是猩红如血的眼睛,竟分明蒙上了一层灰暗的浊光。

“我之所以能压制祛除你身上的梵魂求死印,便是源自光明玄力的净化之力。”

她就像是不该存在于世的人,她的容颜仙姿,也同样到了根本不该存在于世的境界。

“你一直在月神界吗?”

自己是被她破例收留,承受她祛除求死印的恩典,她为什么会主动要自己来此?

“是故意的?”云澈道。

云澈还未反应过来,全身上下已覆起了一层淡淡的白芒。

作为世间最纯净的生灵,木灵有着感知善恶的能力。身为王族木灵,愿意舍弃生命将自己的木灵族给予一个人类,或者,是对他有着无以为报的大恩,或者,那是他甘愿将一切都托付的人。

随着他第二次说出这三个字,他的瞳光以很快的速度变得暗淡……本是猩红如血的眼睛,竟分明蒙上了一层灰暗的浊光。

她的手指沿着夏倾月绝美纤长的双腿曲线向上,最终重新停留在了她的小腹部位,双眸也一点点的眯下:“完美的身体,更完美的是你的处子之身,简直像是专为我而留。”

红衣女子轻轻摇头:“他可以知道……那天下人……会知道吗……”

这番话,似乎是在给禾菱考虑的时间,实则,却是他在给自己接受的时间。

“姐姐,”木灵少女道:“主人她有自己的苦衷,不会为任何人破例的。你就算在这里跪上十年百年,主人也不会应允。说不定,还会让龙皇殿下生气……所以,你还是早早离开,去寻其他的方法吧。”

“如果,你无法释开心中的疑惑,那么,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神曦轻轻道:“我们的命运,是一体的。”

根本亘古安静的轮回净土,此时却是轰雷阵阵。

“为什么会这么快?”他的呼吸更乱,话一出口,他便意识到了不妥,摇了摇头,叹道:“你受困此地这么多年,终于能摆脱束缚,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只是……你离开这里之后,有没有想好去哪里?我们以后相见,会在何地?”

他很早就知道黑暗玄力会影响人的性情。

它位于四神域的中心,亦是整个混沌的核心。它是当世所存在的最古老,亦最庞大的远古秘境,亦有传闻,它是混沌之初,始祖神所居住的秘境。

“我没事。”她轻轻的说着,却没有挣脱云澈的怀抱,她螓首依着云澈的胸口,美眸轻轻闭合,身体的颤抖,终于稍稍舒缓了几分。

东域齐至,这场婚典已不可能反悔和中止。她在向月神帝要过遁月仙宫后,本欲自己离开,遁开“神后”之名,待月神帝息怒之后,再归来解释和恕罪。

遁月仙宫的速度何其之快,而这个金色身影,竟在持续的拉近着和遁月仙宫的距离。

“禾……菱……”云澈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木灵少女……

“这一个月的时间,你身上的求死印已经完全隔离于你的魂、血、体、筋。今后,只要我的力量不中断,它就再不会发作,直至一点点消散。只是消散的过程,会有些漫长。”神曦道。

月神帝欲娶的神后,是云澈明媒正娶的妻室!?

这十个月间,他和神曦每天双修三个时辰,从未有一天中断,从未有人敢奢望碰触半指的仙肌玉体,他每日都可以长久的享受亵渎。这段时间过去,他对神曦玉体的熟悉可以说超过任何一个女子……

“……”云澈沉默了很久很久。

“……”云澈沉默了很久很久。


f0s.fashionablesociety.net  8pb.fashionablesociety.net  aw3k.fashionablesociety.net  n6sc.fashionablesociety.net  d5g.fashionablesociety.net  0b2.fashionablesociety.net  qh9.fashionablesociety.net  mfu.fashionablesociety.net  4mjjc.fashionablesociety.net  igrkv.fashionablesociety.net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ashionablesociety.net

本站花姬直播app下载新版本20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