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王宝钏这个大小姐来说,这只是随意的善意之举,但对于尚未做冬衣过冬的钱浅来说,这些衣裳物品真算是应急了,因此做过许多世贵女的钱浅其实并不嫌弃这些旁人穿过的半旧衣裳,反倒很感激。

  当时柯家老大柯之行已经二十五岁,而老二柯之瑶也已经二十一了。柯之敏是柯骥恒夫妻的老来女,这个孩子来的意外,柯骥恒夫妻都将她看做老天给的礼物,因此真是宠爱得要命。

  “对!”人群里一个大婶立刻将手指向薛平贵:“这小伙子我见过,前几日在村里井旁打水,也不是谁家的亲戚,怎么就在咱们村井边打水,怕不是姚娘子养的野男人。”

  柯家小公主吃鱼只吃腥味不重的海鱼,不能蒸老了,不能刺多,带鱼之类海味重的鱼坚决不吃,不吃任何形式的干鱼和熏鱼。不吃生蚝,懒得吃螃蟹,除非剥了壳。

  薛平贵没再多话,但他也没回床上去躺着,而是默默跟在钱浅身后一起进了厨房。摸黑做饭,这么高难度的操作也就带着小监控77的钱浅能做到,她将细细的柴禾折断塞进灶膛,又熟练的用燧石引燃了稻草,将稻草丢入灶膛,随意地捡起一根柴禾戳了几下,灶膛的火燃烧起来,照得地面一片黄黄的暖光。

  因此赵金水对于村里的传言深信不疑,这被休出门的水根媳妇,八成是真的认了鬼爷爷,要么就是鬼上身。赵金水压根就没想过,他那一身伤居然是发育不良、又矮又瘦像个鸡仔一样钱浅亲自动的手。

  听到钱浅这样说,王金钏和王银钏眼里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她俩沉默了一瞬,倒也没揪着这茬继续祈求,反倒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那……薛夫人是否可以帮帮忙,让我们见见我们的妹妹。她被押进天牢已经几天了,我们姐妹急得不行,但一直求告无门。薛夫人,您说的那些我们理解,眼下我们也没别的想头,只想再见见她。”

  “这几年在外,什么不都要自己动手。”薛平贵笑着答道:“又不是早年在家当少爷。泥瓦匠不是照样能做?”

  听了钱浅的话,薛平贵觉得自己气得都要吐血,他嗓子眼隐隐泛起腥气,双眼发红,看样子似乎下一秒就会掐着钱浅的脖子把她捏死。自家这个小媳妇不好惹薛平贵当然清楚,他不是没见过钱浅打人,在武家坡打群架,钱浅拿着扁担揍人,用的可是正经枪法,仇少春常常笑说他薛家一门双将,他媳妇怕是上马就能打仗。

  钱浅一句话倒是把村长给噎得不上不下。这姚家娘子看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老赵家说她不敬长辈,倒是有些道理,她嫁给赵家水根,虽然丈夫死了她被休,但好女人不就应该从一而终嘛!哪能因为被休了就不再以夫为天?以前是赵家的人,眼下自然也该敬着赵家长辈。怎地,这个原本看起来还算老实的姚娘子,被休出家门反而腰杆硬起来了?!一副泼辣的模样。

  “你!”老头子被钱浅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冷哼一声转身甩袖子走了。管闲事的走了,钱浅又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盯着陈氏,目光诡异,看起来有点吓人,似乎随时又会抄起石头来去给陈氏开瓢似的。

  “这是怎么的了?”挎着篮子的农妇和拎着箩筐的村民开始窃窃私语:“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钱浅这一顿饭虽然平常,但是对于她和薛平贵这一对儿正在努力奔小康的小夫妻来说,也算是尽心招待了,再加上她手艺好,仇少春他们吃的自然开心。

  bsp;而另一方面,从王宝钏和魏虎成亲开始,太师府、宰相府和太尉府三家结成了牢固的联盟,三家同气连枝,共进退,同荣辱,权柄遮天,几乎控制了大半朝堂。

  钱浅没在顾家呆多久,她和同学们一起告辞下楼的时候,发现顾志方正站在楼梯口,他扫了一眼孩子们,语气温和地问道:“要走了吗?不多呆一会?你们是怎么来的?要不要叔叔派车送你们回去?”

  “赶紧把你的曲奇收起来。”柯太太立刻脸一板:“别在你妹妹眼前吃。她不能吃这些。我先警告你哦,别让我抓住你为了讨好你妹妹偷偷喂给她一些奇奇怪怪的零食。”

  原本钱浅对这个小院子还是挺有感情的,毕竟这屋上的瓦、院墙还有炕,都是薛平贵一砖一瓦亲手修起来的。然而看见眼前的情形,钱浅冷笑一声,也没再纠结,转身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吩咐:“既然这屋子都被人搬空了,那也无需再留在这里,直接进城吧。”

  魏虎收到信两天之后,开始广发请帖在自己的元帅府大宴众将士,理由是褒奖对抗西凉有功的将士,薛平贵是他宴请名单上的第一人。

  “这我知道。”钱浅点点头:“这份工作是由他当时的女朋友路依妍提供的,科惠是路依妍外公的公司,他进科惠工作不久,路依妍就跟他分手了,但是路依妍虽然跟他分手,也暗中嘱咐家里人照顾他,他在科惠依旧混得很好。我就奇怪了,这些商业背景的霸总文,为啥这么喜欢家族企业这么落后的模式?一个个大集团都是落后的家族企业模式,还说得各种厉害的样子。”

  钱浅倒也不是毫无目的的作,主要是为柯太太找个操心的由头,否则这位惯女儿的妈又要转移目标关心钱浅穿衣打扮、上学放学、日常和小伙伴交往神马哒。钱浅并不想背着一百万的鳄鱼皮书包去上学,因此决定,放飞自我做一个作逼挑食鬼。

  盛满黍米的碗被忘在一边,钱浅就这样对着灶火哭了很久很久,久到她都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哭。薛平贵并没有出言安慰她,就这样安静地站在她身后很久很久,直到钱浅哭累了,只剩下小声的呜咽和止不住的抽噎,薛平贵才转身出去,将一块布巾直接丢到了院子里的水缸里。

  “这我知道。”柯骥恒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权力交接总得有几年的过渡期,总不能我退休那年你才上任,直接空降去当E吧?谁能信任你?股东们会允许吗?你总得好好在公司干几年,拿出成绩来才好说话吧?趁我还没退休,你赶紧进公司积累资历,我已经给了你很长的适应期了,也差不多了吧?”

  村长家的小儿媳就喜欢摆个读书人家的谱,钱浅这几句软和话拍得她心里舒坦极了,她立刻赞许似的冲钱浅点点头,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称赞道:“你能如此是最好。”

  “我倒没打听过这些。”钱浅连忙冲着王宝钏的小丫鬟摇摇头:“这薛公子虽然平日里穿着普通,但看起来应当也是出身不错的,人家在武家坡只是借住而已,我们哪好意思多打听。”

  “自然听说了!这小娘子,也不知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攀上了那样的大户。听说她眼下给官家做事,在河边洗的那些衣裳,都是上好的细布,咱们过年都穿不上的。”

  “如此不如现在说好。”王宝钏立刻笑起来,两眼闪闪发亮:“姚娘子的点心做得好,那带姜汁的奶盏,你们府里老夫人赞不绝口,我想着让姚娘子去咱们府里,给爹娘做一顿点心尝尝。我后日家去,不如姚娘子就后日去我们府上听差吧?”

  再加上年纪相差二十几岁的兄姐,对柯之敏几乎有求必应,她从小到大,任何事都有人帮着做好,万事不愁。柯骥恒夫妻俩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凡事有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我家小敏什么都不用愁。

  “九娘!”薛平贵额头上微微冒汗,皱着眉直接赶到了钱浅身旁:“不是让你在茶摊等我吗?怎么又到云萝街来了?”

  听到钱浅这样说,王金钏和王银钏眼里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她俩沉默了一瞬,倒也没揪着这茬继续祈求,反倒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那……薛夫人是否可以帮帮忙,让我们见见我们的妹妹。她被押进天牢已经几天了,我们姐妹急得不行,但一直求告无门。薛夫人,您说的那些我们理解,眼下我们也没别的想头,只想再见见她。”

  “躺了几天,骨头都僵了。”薛平贵叹了口气答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v45b4.fashionablesociety.net  twjf.fashionablesociety.net  1c5.fashionablesociety.net  lkbqf.fashionablesociety.net  kshht.fashionablesociety.net  lgsuj.fashionablesociety.net  lggvs.fashionablesociety.net  wx4.fashionablesociety.net  0b1.fashionablesociety.net  cyhwu.fashionablesociety.net  

警告 / WARNING

久草在费观看视频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