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菲菲这时走了过来,也不知从哪里端来两杯花茶,递到崔景峯面前,“崔警官,先喝一杯茶吧。”

  审讯室里,一抹强光打在林大同的脸上,他不适的眯着眼,脸色煞白。刑罪和方来坐在对面,方来幽幽的看着他。

  难道是其他势力的人来了?

  无论天机眼是否消失,我都不能退缩,没了天机眼,我一样要去古殿区域,我一样要去寻找真正的二叔,我一样要去解开楚家的诅咒!

  清明从车上下来,“就停这儿不是很好,交警队的同事还敢给您开罚单?”

  邢罪道:“您也别太信警察,坏人是永远抓不完的,还是安装一个比较安全。”

  方来:“我还查了谢志豪这一年来的消费记录,他在四月份花费八千元,办理了一家叫做‘杜氏俪人’的会员卡,其他就没有什么大的开支。”

第二一一四章 战吧!(上)

  “这里的菜比较新鲜,种类还多,更重要的是还能砍价。等会你什么都别说,跟着我就成。”

  我沉吟了良久,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轻声说道:“出发吧!”

  也许是情绪波动太大,老人说完,止不住咳嗽起来。清明手放在老人背后,有一下,没一下的帮老人捋气……他再次转头看向刑罪,见他若有所思的样...

  “师兄好,我叫清明”

  胡墨的双爪,也仅仅在张道一的护体金光上,留下了数道抓痕,甚至,都没能破开张道一的护体真气,只是想水波一样,使得张道一的护体真气,微微的荡漾了那么一下下,随后,张道一的护体真气,便又恢复了原状……

  一见二叔的表情,我便能肯定,二叔不知道假货的事情,而我,早就从假货的身上,了解到了二叔的修为!

  假货,死了!

  “你…”

  首先,现场除了谢志豪中毒挣扎留下的痕迹,没有打斗迹象。而鉴证科从现场带回的那个玻璃杯上只检测到了死者的指纹,住在他隔壁的租客一整天都在家,却没听到过谢志豪呼救的声音。

  霓灯闪烁,耀眼的姿态总能让人趋之若鹜。夜,夜的彻底,沉溺在人们的欲望之中,贪婪,狡黠,一寸一寸的将繁华之下的静谧吞噬殆尽。

  “姑娘,还有五分钟左右就到了。”

  “怎么说你这个刑警大队长的工资也比我这个主检法医师的高,麻烦我半天,也不请我吃个小晚饭?”

  “哟,他今年多大?看着挺年轻的,竟然是你们队长。”

  “你家这么多空房间,租我一间也不碍事,价钱好商量,你又多了一个室友。指不定哪天你在家发生个意外,也有人照应啊”

  清明等人原本没注意到这一细节,经邢罪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合常理。

  其实来之前,清明就被告知会有人来接风。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又不是个一级刑警,来的顶多和自己职位差不多的师兄。见邢罪也没个客套话,甚至有点“不善”他有些暗自不爽。

  刚说完,就瞥见站他前面几步路的邢罪。而那阿彪看了邢罪就,明显一怔,紧接着猛地转身就窜进了一旁的侧门里。

  其实清明也明白,身为刑警,在黑白两道上有认识的人不足为奇。甚至他在之前任职的地方,也有几个黑道上的探子。这种“朋友”和普通的酒肉朋友悬差较大。有些“朋友”只谈金钱。只是刑罪…通过刚才见的第一个‘老朋友’,清明实在担心,他对“朋友”的定义究竟为何?清明想了想,试探的问了句: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只有清明还不清楚状况。

  邢罪缓缓起身,“不用了”

  “战!”顶着无法忍受的痛楚,我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疯狂的怒吼了起来!

  他死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w1ivk.fashionablesociety.net  8mg1.fashionablesociety.net  2a5y.fashionablesociety.net  vc9.fashionablesociety.net  02sg.fashionablesociety.net  ovw.fashionablesociety.net  6txc7.fashionablesociety.net  c9vi.fashionablesociety.net  el7.fashionablesociety.net  enepg.fashionablesociety.net  

警告 / WARNING

高辣h1v1校园文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