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钱浅的血条真是挺危险的,就算她给自己加了最厚的盾,也不断刷治疗,就算她已经竭尽全力的闪避,但还是架不住对方人多,总有攻击会落在她身上。还好她在三十秒内坚持住了。三十秒之后,第一批援军到达现场。

  “老大,”钱浅捧着一块heese口味的司康饼啃得不亦乐乎:“司康饼的奶油都涂好了,做出来就这样吗?什么级别的食谱啊?”

  只要精英团没损失,一切都好说!钱浅就是这个意见。精英团级别高装备好,不小心死了别的不说,掉了装备如果被敌人捡走,亏钱太厉害。基于这种不要脸的想法,钱浅决定不走正面对抗路线,她开始带着队伍往7788提前看好的树林钻,一边走一边假装什么都没发现,还是一路悠闲清怪的状态。

  味觉系统开放之后,相应的烹饪技能开始可以升级,野外的怪物和宝箱也开始掉落各种各样的食材和食谱,当然游戏里的烹饪跟现实可不太一样,还是要遵循程序设定而来,并不够拍脑门发散思维的做饭。

  比她更逆天的就是薛景宸了,又是半个月过后,这家伙居然变态的升到了六十二级,按照目前普通玩家的升级速度,以技术上佳的隐雾者为例,这家伙一个月也就努力把级别从四十九级提升到五十一级。

  还好开了队友互助,让Renier小虾米能够顺利的一把拽住北门浸溪的袖子,直接把一脸懵逼的她拽离了钱浅周边三尺内。

  钱浅八十级的时候,终于把那个从二十级耗到现在的圣堂任务全部做下来了,看见熟到跟游戏里的亲爹一样的卡尔曼主教宣布她完成了全部考验,钱浅心里有些复杂。

  队伍再一次停下的时候,Renier小虾米又站在钱浅附近,他圆圆的眼睛转了转,冲着自己旁边的站着的女法师北门浸溪招了招手:“小北,铜钱老大没带吃的,你给她拿点。”

  当然,要按人头算,谁都比不上薛景宸,这个人形杀器简直是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冲锋时候完全没有什么布甲职业自觉,一直跟在钱浅附近。也亏得他PK技术十分过硬,战斗意识超强,盯贼就像是有第六感,比钱浅这个带着监控7788的家伙也不差,对方玩家想要对他下手,难度太高,除非使用人海战术。

  “谁给你做的饭?”薛景宸看了一眼钱浅手里的烤面饼之后问道。

  哪还用得着人啊!钱浅直接放出了自己的黄豆,黄豆落地体量暴涨,像一堵墙一样,将薛景宸遮得严严实实。

  她当然是圣骑!钱浅顿时乐了,她可是个全能骑士呢!这么看不起她的职业技能真的好吗?要不……放个技能展示一下??……来个裁决风暴吧!

  “当然”旁边那个穿着迷雾斗篷的高个子玩家淡定的点了点头“而且这也不算是江湖传言,是事实。铜钱一枚要打暮景残光,暮景残光真的只会乖乖站着挨打。”

  “我没了!”一个战士大声嚷嚷:“谁还有击昏!”

  “你为什么对我家铜钱这么执着。”薛景宸眉头简直拧成疙瘩“都几年了,难道你还没放弃挖角。”

  薛景宸也笑了,就是要比外婆烤的吐司更好吃才对!否则要怎么慢慢圈住你啊小美?

第917章:大神,我不要拖油瓶(48)

  钱浅仔细想了想后判断,所以其实薛景宸已经拿她当朋友了吧?两人在线下的关系已经不像之前一样生疏了,可以放松的闲聊,开玩笑,甚至偶尔互怼。虽然钱浅不敢对自己的老板太过造次,但这样的上下级关系已经很和谐了,薛景宸是个很温和的老板。

  “你的坐标发过来,我过去找你。”薛景宸心情很好的答道,他可是很愿意从小美手里接到戒指类的饰品的。

  队伍再一次停下的时候,Renier小虾米又站在钱浅附近,他圆圆的眼睛转了转,冲着自己旁边的站着的女法师北门浸溪招了招手:“小北,铜钱老大没带吃的,你给她拿点。”

  钱浅挂上通讯之后直接传送去了塔塔利亚城,她将自己得到的装备直接交给了负责管理的潇洒哥,兑换了贡献点,只留下了那枚智者之戒。

  这是个明智的决定,因为钱浅刚刚护住薄荷情书,女法师的攻击就已经过来了,她毫不客气的直接对薄荷情书发起了攻击,用得是攻击力十分强劲的高级冰系元素魔法,看样子是想秒杀级别不高的薄荷情书。

  五十几级而已,升级所需的经验值已经多到令人发指,钱浅觉得自己很难想象一百级以后升级得有多困难。

  味觉系统开放之后,相应的烹饪技能开始可以升级,野外的怪物和宝箱也开始掉落各种各样的食材和食谱,当然游戏里的烹饪跟现实可不太一样,还是要遵循程序设定而来,并不够拍脑门发散思维的做饭。

  而钱浅,每次都很纠结要不要那么浪费,明明不需要吃东西,还浪费那么好的食物。但她挣扎归挣扎,每次一看到薛景宸递过来的食物就很没节操的妥协,原因无他,薛景宸这家伙实在是太会做饭了,做出来的东西超好吃,害她一看到食物就掉节操。

  钱浅在去公会之前先联系了薛景宸,好不容易弄到个稀有的智者之戒,还是先问问身为法爷的老板大人要不要吧。

  “没事试试。”钱浅答道:“我领任务的时候学了个光明净化咒,不知道有没有用。没用也没关系,听我的,战士在第一排,其他技能不要浪费了,全部用盾击之类有击退效果的技能,不求他们掉血,只要能砸出一条路就行。圣骑首先保证战士身上的护盾效果,来不及加血就用血瓶,争取少伤血,速度快。”

  “小美姐不练级吗?”岑珊珊歪着头,露出一个可爱的表情:“从来都没跟小美姐和薛哥哥一起练过级呢!薛哥哥现在在哪里?不如我去找他?”

  “没有‘这么多人’,”钱浅笑起来:“只有一个人。就是上次跟我爸一起吃饭,见过的那个岑珊珊,记得吗,黄晗晗的表姐。”

  对上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心仪对象,薛景宸常常觉得自己束手无策,幸好这姑娘喜欢他做的食物,否则他真是一筹莫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cit.fashionablesociety.net  vbi.fashionablesociety.net  65h.fashionablesociety.net  j6nm.fashionablesociety.net  tnh4.fashionablesociety.net  acl.fashionablesociety.net  kbvm.fashionablesociety.net  f3a.fashionablesociety.net  ye2q.fashionablesociety.net  sij.fashionablesociety.net  

警告 / WARNING

自脱丁字裤露出屁屁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