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现在写封信给世璟,说父皇急需用钱,让他帮忙想想办法,然后你再去见父皇,最好是让世璟能够跟父皇当面讨论一番。”不知为何,李泰现在对年纪比他小上许多的玄世璟有着莫名其妙的信任。

  “你穿男装不就是了嘛,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穿男装了不是,再者说了,丫鬟怎么了,你可是本侯爷的秘书,怎么说也有高级职称了。”玄世璟反驳道,随后一锤定音:“就这么定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骑马过去就成,上午在宫里,下午说不定就得往庄子上跑,渍渍,珑儿你说说你家侯爷我容易嘛,人家四岁的时候都在府里围着大人要糖吃,侯爷我就得操持这说大不大,说笑也不小的家业了。”

  “此事说来也是复杂,武德年间,汉中李家是赵王府上的附庸,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借着赵王的名头,李家在汉中那也是风生水起,李家与赵王府走动的也是亲近,四时八节的定时往赵王府送礼,赵王见有利可图,也就由着他们去了,所以当时李家也是兴旺一时,后来赵王被调任去了安州,做了安州的都督,离了山西,这李家就开始走下坡路了,陛下即位之后,涌现出了一批新的权贵,个个手头都沾着生意,有的甚至组建了商队,远走西域,那一片儿竞争也就激烈了起来,一个失了靠山的小小的李家,自然也就没落了,现如今的李家,就剩下那一座大院儿了,生意都被吃的差不多了,现在完全就是在吃老本儿,至于表老爷和表夫人来长安也是受了李家人的示意,想在长安寻找新的靠山。”钟子朔将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缓缓的说给玄世璟听。

  突兀之间,一阵“嘭嘭嘭”的沉闷声音,好似爆竹那般,接连响起,络绎不绝!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众人纷纷闭口不言,仿佛陷入到了某种沉思之中,地宫内,又一次被死一般的沉默笼罩了起来……

  “哎,巴陵,你说,柴令武这小子,怎么想着给咱送好吃的呢?”临川公主一脸笑意,手臂轻轻的捣了一下巴陵公主。

  李崇义这么一说,柴令武的脸更红了。

  凭心而论,不论是张道一也好,守墓人胡墨也好,陈泰也好,亦或是阿修罗和白天虹,甚至包括我们,每一股势力的能量都相当的庞大,在圈子里,我们任何一股势力,都能搅的灵异世界风起云涌,而这几大势力终于在真正的祖乙大墓之中碰头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即将爆发的这场大战,绝对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巅峰之战!

  “小的见过侯爷。”伙计连忙从柜台里走出来,迎接玄世璟和珑儿。

  李灵儿莫名其妙的向我问道:“楚风,我们应该只有六个人吧?”

  我们六人朝着地宫的最深处走了去,当我们走到了那道几乎与石墙融为一体的石门之前时,便齐齐的停下了脚步,最后,合我们六人之力,轻松的推开了那道石门。

  “观音婢,感觉如何了?”

  “这样啊,那行,带我过去吧。”玄世璟起身,拍了拍身后的尘土,珑儿也帮忙理了理玄世璟被压皱了的衣服。

  只见那商王祖乙,微微的转动着头颅,顿时,又是一阵清脆的“咔咔”声响起,刺耳之极,还有那张脸,明明没有眼睛,可是,却给我一种它在俯视全局的错觉!

  “想起来了?”李灵儿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天人合一这种境界也许会感应到阴魂,就算我失败了,我也能全身而退,这种阴魂根本伤不了我!”

第一零六零章 守墓人

  当即,我厉声冷喝道:“大家冷静!我们现在还不确定那些铜尸到底有没有进化到魂尸的程度,在此之前,铭叔,马上推开石门,我们别后退,一口气冲过去,趁着铜尸将我们完全阻截之前,聚集到一起,然后合力关上那扇石门!”

  此时,我的脑子如同一团乱麻,简直乱到了极点!

  “小钱啊,人要有点出息,不就是见个皇帝嘛,打起精神来,陛下不照样也是一个脑袋两只眼,又不是三头六臂,能吃了你不成,紧张什么。”玄世璟倒是被钱堆说要去坟头溜达的话逗笑了,看来在有些人心里,李二陛下还真是比鬼都可怕。

  其实玄世璟所说的一些东西都是现代西医常用的一些理论,那是当时为了给长孙皇后找一些治疗气疾的方法时玄世璟提出来的,毕竟中西医理念还有有差别的,没想到孙思邈能够接受这些理念,并一直孜孜不倦的去研究。

  进了御书房,玄世璟就看到李二陛下一身玄色的便服坐在书案前,李承乾跪坐在一旁。

  “嗯?珑儿,你怎么知道?”李泰惊奇的看向珑儿。

  天机眼和鬼脉之力!

  见玄世璟如此,李承乾和李泰还有李恪也纷纷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印鉴,学着玄世璟的样子,在合约上用了印。

第一零六零章 守墓人

  不过细想下来,李家这一举动确实也是情有可原,若是李家的嫡子来长安,难免让人家觉得李家是看人家赵王去了安州,庇护不了他们,然后另寻靠山,有些人走茶凉的意味,而玄临道一家就不同了,不是李家的嫡系,又与长安城宣威侯沾亲带故,外人不知道两家之间的恩恩怨怨,玄临道一家来长安,结交权贵,平常人看了只会认为这是平常的走动罢了。

  “这位将军。”玄世璟跳下马车,来到这名金吾卫领队的身前:“我是宣威侯,刚在路上遇到了这伙人,他们假冒太子殿下的名义想要带走我,为首的那个一身内侍打扮,驾着一辆黄色的马车逃了。”

  玄世璟笑笑,由着珑儿埋怨,也不说什么,玄世清到底还是入了玄家的宗谱,珑儿心中的怨念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散殆尽的。

  被我这么一说,众人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好像都在全神贯注的闻听着石道尽头传来的那道诡笑声似的……

  说实话,我眼前的景象,很诡异,也很奇怪,但更加让我惊讶的是,这处“海岸线”一般的平台的最深处,有一条好似峭壁一般的羊肠石路,一直蔓延到整个洞穴的最中间区域……打个比方,这处平台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那条峭壁一般的羊肠石路,便是这座孤岛不断向大海深处延伸的港口,那么孤独,那么脆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塌陷,然后掉入下方的漆黑悬崖中似的……


h3c.fashionablesociety.net  l632.fashionablesociety.net  qoa.fashionablesociety.net  jnswk.fashionablesociety.net  8en.fashionablesociety.net  yw26.fashionablesociety.net  pptp.fashionablesociety.net  3upk7.fashionablesociety.net  01pm0.fashionablesociety.net  pna8s.fashionablesociety.net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ashionablesociety.net

本站男男性行为视频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