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赵海这么说,但是李庆天却是一点儿也不敢怠慢,马上就应了一声,随后把他记下来的分魂之术给背了一遍,这分魂之术他早就记下来了,而且背了也不只一遍了,现在背起来,自然是一字不差。

阵老也是如此,他有自己的本命空间,他也有自己的一个身外化身,同时他也种上了生命种子,而现在他其实是已经死过一次了,也就是说,他的本体已经死了,就是那座灵阵岛,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化成了飞灰,他现在使用的是自己的第二条命,也就是第二个身体,生命种子化成的身体,如果这个身体在死了,他就只剩下本命法器了,毕竟他是一个法阵生命,不可能像血杀宗的弟子那样,在死后还能化成死灵生物,所以他只有三条命,而现在,他只剩下两条命了,如果敌人在来几次那样的攻击的话,他怕是连这条命也保不住了,毕竟现在赵海还没有恢复。8

苏玉山沉声道:“师父,前两天,有一个信奴,因为修练有成,变成了死士,好像还没有被印上这印记,我们想在试一下,你看行不行。”苏玉山还真的是想要在试一下,虽然他们不会怀疑温文海对他们不利,但是他们还是要印证一下温文海的话。

温文海点了点头道:“多谢宗主,我一定不会跟任何人说的,等印记印好之后,我以上就回去闭关,请宗主放心。”温文海表现的十分好,玉清子根本就没有看出他真实的想法,所以玉清子也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挥了挥手,一团白光飞出了房间,不一会儿房间外面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一听李庆天这么说,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变,还是曹骏开始,把这些年上清宗的变化跟李庆天说了,最后他这才道:“师父,现在的上清宗,已经不是原来的上清宗了,现在上清宗里,真正主事儿的,是那些影界的人,除了我们之外,其它岛上管事儿的,全都是那些影界的人,而宗主还把所有岛主,全都叫到了总堂那里,不让他们在管岛上的事儿,这摆明了是在帮影界的人,我实在是不明白,宗主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影界的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们也想要对付我们。”

这种禁制是一种类似于诅咒一样的东西,在他没有发动之前,你要是不用特别的方法,你是不可能发现的,想要查出来,也并不容易,你只有通过中了禁制和没中禁制人的相互对比,才会发现不对的地方,还必须要用特殊的方法进行对比,普通的方法是不行的。

一个上官家的弟子开口道:“族长,我们在说说关于符文的事情,符文九级,这是我们以前重来没有想过的分法,更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符文,我们在讨论,这种分级的方式,到底有没有必要,到底是不是合适。”

李庆天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温文海就转身离开了。温文海一离开,李庆天跟曹骏他们交待了几句,就回到了静室,开始去熟悉他们手里的工具去了,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们必须要好好的熟悉一下那些工具才行。

温文海看到他的样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就任由李庆天离开,等李庆天离开之后,温文海就又躺回到了床上,启动了法阵,在一次的进入到了真实幻境之中,他今天进入的时候还没有到呢,他还可以在进入真实幻境。

分魂,建立法器内空间,凝聚神格,神格与内空间相隔,形成一个独立的法则,李庆天一步一步的做着,他十分的清楚,机会只有这一次,要是这一次他失败的话,那他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不但没有机会了,还会神魂受损,实力大减,所以他更加的小心了。

这些天李庆天又联系了一些人,现在与他联系好的岛主级以上高手,已经多达万人左右了,这个数量已经十分的惊人了,要知道云海境这里的岛主级高手,死的死,投降影界的投降影界,剩下的一些就算是想要反对影界的,也很少会直接那么说了,所以他们能找出这么多人,已经十分的不错了。

李庆天自然也明白温文海的意思,他看了温文海一眼,沉声道:“温岛主这话说的对啊,宗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好了,不过毕竟这是关系到我上清宗万年传承的事情,我们身为上清宗的弟子,也不能不提出自己的意见那,温岛主你说是不是?”李庆天这话的意思已经十分的明显了,千年之战,关系到整个上清宗,身为上清宗的人,你见到宗门做的不对的地方,自然也要站出来说说了,不能不管不顾吧。

温文海沉声道:“就是因为请上界大能出手,也奈何不了血杀宗,所以影界的人,这才不得不想办法,从云海境那里进攻血杀宗,想要利用两面夹击的方式,直接就把血杀宗给打乱,这样他们就可以顺利的攻入到血海境了。”

李庆天看着玉清子,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不同意与影界结盟,我们云海境与血海境之间的战斗,持续了无数年了,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云海境占上风,我们自己就可以对付血海境的人,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儿,我们完全可以保存自己,为什么一定要与影界结盟?”

是玉清子最先提出要与影界结盟的,也是玉清子与影界的人接触,最后促成结盟的,提出请影界的人来当教官的,也是玉清子,这一切几乎可以说是玉清子一手推动的,如果说玉清子与影界的人没有什么关系,李庆天第一个不相信,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李庆天才会感到无力。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虽然进入到了血杀宗的防线,但是其实他们等于是没有进入到防线里,因为他们还是被挡在了那钢铁城墙下面,就在他们发愣的进候,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所有人听着,想要进入到防线内,不得反抗。”

如果这一切全都是玉清子做的,那这一切就全都说得通了,这玉清子早就跟影界的人勾结在一起了,影界的人帮着他铲除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人,让他可以顺利的当上上清宗的宗主,而他当上宗主之后,就可以帮着影界的人控制上清宗了。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虽然进入到了血杀宗的防线,但是其实他们等于是没有进入到防线里,因为他们还是被挡在了那钢铁城墙下面,就在他们发愣的进候,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所有人听着,想要进入到防线内,不得反抗。”

玉清子却是没有多看他,而是接着开口道:“好,那接下来大家就投票,同意与影界合作的人举手。”说完他先举起了手,玉阳子和玉灵子也全都举起了手,而上清宗各岛主之中,也有大部分的,全都举起了手,只有李庆天他们还有一些岛主没有举手,温海也举起了手,他不会让人注意到他,今天他收集到的情报已经够多了,他不会让人在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所以他也跟着举了手。

温文海他们以前只是用这张情报一些云海境的情报,特别是云海境各大宗门的情报,这都是温文海一直十分注意收集的,所以这张情报没有怎么动用过,温文海原本对这张情报十分有信心的,但是当他真正用这张情报候,却发现这张情报收集到他想要的情报,这让温文海十分的恼火。

李庆天神情一肃,沉声道:“请温长老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小心的,你不用担心。”李庆天这一次可真的不是在敷衍温文海,他已经相信了赵海的话,他不想让云海境那里的人,全都因为他们而被赵海给杀掉,所以他这一次行动,一定会十分小心的。

李庆天却又头也没回,直接就来到了传送阵那里,随后直接就上了传送阵,接着传送阵上白光一闪,李庆天就直接消失不见了,温文海看着李庆天消失的地方,轻叹了口气,随后就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等到李庆天进了房间,就发现温文海正坐在客厅里,李庆天看着温文海,沉声道:“看来温岛主知道我会回来啊,竟然还在等着我。”李庆天看到温文海的样子,就知道温文海确实是在等他,因为温文海现在正在泡茶,那样子看起来还十分的轻松。

不过突的他的两眼一亮,接着他喃喃道:“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说了两句之后,李庆天的两眼不由得更加的亮了,他喃喃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这话明显不对,好像意有所指?不对,他之前的话,好像都意有所指,可是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玉清子还真的敢让影界的人来对付我不成?在这个时候,他要是敢让影界的人来对付,就不怕宗门里所有人都跳出来反对吗?”

温文海一听黄玉海的话,到是一愣,随后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曹骏他是知道的,此人是李庆天的一个弟子,是属于李庆天一系的人,而李庆天那一天在大会之上,与宗主争吵的样子,温文海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他也知道,李庆天那么做是对的,但是他却不能帮李庆天,因为那代表着,他要与玉清子做对,而玉清子现在才是宗主,他与玉清子做对是不明智的,所以他并没有要帮李庆天的意气。

但是这并不等于说现在这个符文就没有用,事情上现在这个符文还是十分有用的,而且用处十分的巨大,现在赵海可以随手就使有诅咒之力了,这让他的攻击力变得十分的强悍,最起码比起以前来,要强悍得多。

第八百六十二章 转变

温文海听到了李庆天的话,他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上界大能的攻击,也确实是影界的上界大能,看样子宗主早就有所准备,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挡得住影界这样的进攻,真是没有想到,影界竟然让上界大能来进攻,看来这一战还真的是不好打啊。”

温文海看着两人,沉声道:“不用在意,记住我说的话,在等一年的时间,等一年之后,我们就可以行动了,去吧,跟外面的人说一声,就说你们要闭关,这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可是都忍了几十年了。”

玉清子笑着道:“文海不用这么客气,你先回去吧,这印记刚刚印上的时候,对身体的好处最大,你现在回去之后,好好的消化一下,我还在与陈将军说一些事情。”玉清子没有在温文海的身上看出什么破绽,自然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hnh7.fashionablesociety.net  redr.fashionablesociety.net  mquds.fashionablesociety.net  3bgos.fashionablesociety.net  9o8t.fashionablesociety.net  chkue.fashionablesociety.net  lt80v.fashionablesociety.net  26h.fashionablesociety.net  76bu.fashionablesociety.net  lpa.fashionablesociety.net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fashionablesociety.net

本站深夜影院免费视频在线观看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